只要是肉也不挑食

這人即貼吧Kaijinish
圍脖呼嚕呼嚕(以下省略)

---
寫文只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要是以下內容讓你感到不安、不忿、任何負面情緒的話,請大力按小叉叉離開本站。孤獨的寫手不一定孤高,請好好關愛鍵盤小能手,路過請溫暖它。

---
喜歡的請大力轉發或是留言,歡迎一切回應,但請考慮可能還有其他讀者,切勿捏架,共同創造和平有愛的環境。
要是有錯也歡迎留言指出。

---
最後明示一下:
目前主寫A團同人,一切以A君出發,後以團愛為重。
重度M家鐵罐花痴症患者,無法痊癒。
不定期會有二次元亂入,本命今日魔,一切由魔王及上樣發展。
還有就是偶爾亂說話,日常軼事種種。

僕の笑顔は太陽 06.

在大野仍為如何把船駛回岸的事情煩惱的時候,相葉則在船長室裏睡得毫不安穩;他仰臥在沙發上,雖然船內的空調系統所調的溫度十分舒適,可是相葉仍然冒了一身汗;跟之前的狀況一樣,他還是感到從腹腔至氣管的地方湧上一陣燥熱的感覺,令他不僅難以入睡,還有點呼吸困難。

 

雖然身體感到疲累,眼皮不停地抗議著想要塌下來的感覺,但面對一身燥熱難耐,相葉也只好挺直腰板坐在沙發上,嘗試平復一下還在喘息的呼吸。

 

這種感覺真的有點不對勁,但他也想不出到底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

 

口袋裏的電話突然響起提示默認鈴聲#1的提示音,相葉忍著一陣又再襲來的暈眩,打開了折蓋手機。

 

From   :翔ちゃん

To        :相葉雅紀

Subject:かっこいいじゃん?

————————————————

 

雅紀,

 

今天看見了幾款挺可愛的眼鏡,

想起你說要選個特別的眼鏡,

你看看這個好嗎?

 

[按此下載圖片]

 

最近這品牌跟Jins有合作啦⋯

所以還是有優惠的,

明明雅紀就是只管潮流不管價錢的人啊⋯⋯

不過,要是雅紀喜歡的話,

下次我們一起來選擇個特別的眼鏡吧。

 

今天不是跟智くん釣魚嗎,

還順利嗎?

他一定能釣到大大的魚的,

到時候要請我吃內臟火鍋喔。

 

S.S.

 

「翔ちゃん真的很溫柔呢⋯⋯不愧是ママ啊⋯」看完由櫻井發來的信息以後,相葉的身體狀況竟然平靜了一點點。他坐在沙發上,雙手掩蓋著臉孔重重地抽了口氣後,便拍拍自己的臉使呼吸回復穩定後,便撐起身體走出船長室。

 

「リーダー。」船外看見的天空已漸見昏黃,雲彩在海平面上映照著斑斕的色彩,宛如一副美麗的圖畫「你在做什麼?」

 

大野聞言後轉過頭來,他正坐在甲板上昏昏欲睡「煮好啦喔,不過相葉ちゃん在睡覺不好打擾你嘛。」桌上擺滿了用剛才釣到的魚類所做的料理,看來大野在這幾年間所學的漁師料理已經學有所成了。

內臟火鍋的湯料已經被煮得沸騰起來,奶白色的魚湯隨著火候大小而泛起各樣的泡泡,咕嚕咕嚕地滾著;帶著蔬菜一同熬煮以後,濃郁的鮮味連同微鹹的海風吸入鼻間,獨特的風味即使身體不適的相葉也被吸引了。

 

「哇好香!リーダー我肚子餓了!」相葉拿過碗筷,迫不及待地盛了滿滿的一碗火鍋湯料在飯碗上,然後夾了滿滿的材料塞進自己的口中「啊啊燙!呼呼呼!好吃!」

 

「嗚哈哈⋯⋯相葉ちゃん果然真的跟ニノ說的一樣呢⋯⋯」大野看見眼前的人一邊喊著燙死了一邊大口大口地吃著火鍋,那樣驚慌失措又感到滿足的表情真的十分有趣「相葉ちゃん果然是奇蹟地令人感到愉快呢。」大野感嘆道。

 

看見相葉吃得那麼開心的樣子,大野也覺得肚子餓了,於是儘快拿起碗筷加入兩個人的火鍋派對裏;這樣看著黃昏的餘暉,一邊享用著最新鮮原始的材料所做的料理,他們不約而同地想起數年前在番組裏坐上船長的船,靠著別人的慷慨而吃上的極品火鍋。

 

相葉捧著碗,碗裏的魚肉和捲心菜在湯汁中透出光澤,又看向身旁的大野凝神地看著黃昏景色的認真表情。

 

果然リーダー才是大海的男人呢,偶爾假期裏能夠離開繁忙的城市,真是太好了呢。

兩人看完太陽伯伯下山以後,又吃飽喝足以後,才想起漁船已經過了出租時間,大野苦著臉一邊指揮相葉快把船駛回去時,自己則急忙地跳到甲板那邊開始收拾乾淨;要是錯過了晚上的廣播收錄,經紀人可是會把他當球踢的,大野心想,並不由得背後一涼。

 

好不容易回到千葉海岸以後,老邁的船長看見經常來租船的黝黑小伙子,還有最近常跟隨這小伙子的本地青年終於捧著冷藏箱回來時,總算放下心來。要知道他的船已經陪了自己那麼多年,也算是老爺級別的了,可經不起小伙子胡亂駕駛摧殘。不過看見本地的那個小伙子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還哈哈地拍打著自己的肩膀說對這船付上責任後,船長才肯把自己的愛船租給他們。要是一般人,船長都是跟隨出海的,沒想過這小伙子還有駕船的執照。

 

相葉駕車把大野送回橫濱的電台後,大野終於也把一天裡興奮的情緒給平復下來,跟隨著在停車場的經紀人去工作了。雖然相葉打開車窗以後,還是聽見經紀人不停對大野碎碎唸道為甚麼不換身衣服肯定去釣魚了吧滿身都是魚腥味呢之類的話,相葉笑笑地通過倒後鏡看見大野又再頹然地縮起肩膀,慢吞吞地走路的姿勢,便離開了。

他自己也滿身汗臭和魚腥味呢,得回家洗澡了。

 

晚上的橫濱至東京都是一片繁華的景色,相葉的車一邊快速駛過公路時,外面的夜景燈光五光十色的模樣,十分絢麗,難得一個人空閒地駕車回家,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兜風看過遠離家鄉的夜景了。

 

相葉享受著短短的二十多分鐘車程,慢慢地駛回自己的居所,在快要進入停車場時,相葉又感到胸腔一陣躁動的感覺,又是由喉管的部位至小腹變得壓抑的感覺,相葉意識到自己還在駕駛座開著車,當機立斷地把車駛到最近的車位,也沒有理會這個車位是不是劃位的了。

 

「哈哈⋯⋯嗚⋯⋯」相葉不禁捏著領口,左手按在方向盤上,他額頭抵上左手手背上,嘗試舒緩一下急促的呼吸。他有點艱難地拿過生日時櫻井所送的暖水壺,打開蓋後便大口大口地喝著裡面的黑咖啡;過了一陣子,相葉的呼吸才再次緩和起來。

 

他沒忘記,咖啡因能夠擴張氣管,減緩喘氣的活動。

 

 

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了,

相葉的直覺再次告訴他,

今次純粹是他急中生智,幸運而已,下一次的話,要發生的事可能沒有那麼簡單了。


评论

© 只要是肉也不挑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