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肉也不挑食

這人即貼吧Kaijinish
圍脖呼嚕呼嚕(以下省略)

---
寫文只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要是以下內容讓你感到不安、不忿、任何負面情緒的話,請大力按小叉叉離開本站。孤獨的寫手不一定孤高,請好好關愛鍵盤小能手,路過請溫暖它。

---
喜歡的請大力轉發或是留言,歡迎一切回應,但請考慮可能還有其他讀者,切勿捏架,共同創造和平有愛的環境。
要是有錯也歡迎留言指出。

---
最後明示一下:
目前主寫A團同人,一切以A君出發,後以團愛為重。
重度M家鐵罐花痴症患者,無法痊癒。
不定期會有二次元亂入,本命今日魔,一切由魔王及上樣發展。
還有就是偶爾亂說話,日常軼事種種。

僕の笑顏は太陽 10.

來探病的四個人留在相葉的病房裏寒暄了好一會兒,難得聚在一起沒事幹的五個人就在房間裡聊起來,途中櫻井還把買來的便當跟大家分了,整個病房的氣氛就跟平日上班的樂屋沒兩樣,路過的人都能聽見門後有多喧鬧,好奇往裡面看只見五個男人談天闊地的樣子,直到護士長走過聽到房間裡的噪音才走進房間,把五個站在演藝界最頂端的男人罵了好一大頓,然後以「探病時間已到」的理由把這四個被臭罵的人趕了出去。

 

「那麼雅紀⋯⋯我們走了喔,不要多想,要多點休息喔。」櫻井還是扛著他大大的旅行袋,臨走前往床上看去。

 

「知道啦翔ちゃん,還是跟老媽子一樣囉嗦呢。」相葉嘻嘻哈哈地向櫻井擺手,見到櫻井因為自己的話翻白眼而笑了出來「好啦你們都有工作啦,快點回去啦。」

 

四人給相葉一個溫暖的笑容,還有二宮給相葉來一個彈腦門以後,看著相葉欲哭無淚的樣子才離開了病房。

 

團員走了以後的病房,又再變得空蕩蕩的,偌大的房間中彷彿迴盪著剛才剩下的歡笑聲,在這種公式化的灰白房間中,只剩下相葉一個人,確實讓相葉感到一陣空虛。他想起眾人剛才留在自己房間,還有談話間總是有點不對勁,令他心裏總有些不著實的地方。

 

不要多想吧,好好休息才能繼續跟大家工作呢,最愛的大家。──相葉抱著這樣的想法,拖著疲倦的身軀,在這夜深時分又再繼續睡去了。

 

翌日早上,跟以往住院一樣,護士在七點便把睡夢中的相葉喚醒,待他洗漱完畢以後便為他端來營養豐盛的早餐,又有熟悉的住院醫生跟自己聊聊天,不用衡量利益或是掩藏自己身份的生活令相葉感到一陣寫意。要是不是生病住院,相葉還真的很享受這種休閒的生活。

 

吃完早餐以後,相葉等待著鈴木醫生為自己作例行檢查,於是又繼續弄著上一次住院還未拼好的模型,這個永遠也弄不好的模型,算是一個住院的習慣了吧,相葉倒真希望這一次能把模型拼好,這個模型弄不完總是覺得心中有點事情還未完成的樣子。

 

「相葉くん?我來幫你做檢查了喔。」鈴木拿著資料板,敲敲相葉的房門。

 

「喔,鈴木醫生,今天的你也很帥喔。」看見熟悉的人,相葉毫不客氣地說著笑,招呼鈴木進來。

 

「再帥也不會比相葉くん帥了吧,好啦,快點把模型收收,我要幫你做個詳細點的檢查了喔。」鈴木沒好氣地對相葉笑一笑,然後把相葉幫床升起「好啦,把衣服揭起來啦,我也不想幫一個大男人脫衣服啦。」

 

「我才不想被男人脫衣服啦。」相葉喃喃自語地說道,還是乖乖地把自己的衣服卷起來。

 

鈴木先把聽診器捂熱,然後再摸摸相葉肋骨之間的凹陷處,再用指尖敲敲各處仔細聆聽有沒有聲音的變化,才開始為相葉確診「最近相葉くん有沒有覺得不舒服?例如突然呼吸困難,或是有些時候會缺氧頭暈作悶的感覺?還有就是有沒有覺得有些時候很燥熱,然後整晚心痛睡不著之類的?」

 

相葉呆呆地看著一臉認真的鈴木,歲月在這位年邁的醫生臉上留下了明顯的痕跡,還有滄桑世故的神色,然而對著病人時溫柔有序的語氣總是讓他不由得把自己最真實的感覺說出來;再者,鈴木所說的話的確準確地說明了相葉所有的病徵「對⋯⋯最近都是睡不好,然後整天都感覺的身體裡面很悶熱的。」

 

鈴木聽到相葉的肯定以後,心中更是一沉,這樣的病徵則和自己最早定斷的那個多難疾病如出一撤了,那麼眼前的人⋯⋯鈴木真的不敢想像以後相葉要因為這個麻煩的病而承受多少痛苦,更遑論猶如家人一般的那個四個成員了。

 

「鈴木醫生?怎麼了?」相葉看眼前的鈴木一臉凝重,不由得擔憂地發問起來。

 

鈴木看看眼前因為自己的表情而變得擔憂起來的相葉,連忙展露溫柔的笑容,先安慰相葉起來「喔喔,沒事沒事,只是突然想起別房的病人,也是因為肺部出了毛病,不過比相葉くん的情況嚴重多了。」

 

看著眼前的相葉還是蒙在鼓內的樣子,鈴木真的不太忍心把他真實的病況告訴他,還是先跟相葉的親友商量一下吧「相葉くん應該還是先多休息一下吧,待會讓茠田護士帶你去做個全身的檢查,順道做個X光鏡吧,這樣比較全面也容易我們確診。不用擔心太多,這些都是循例的檢查而已啦,平日你們都那麼忙碌,肯定沒有時間做這些檢查了吧。」

 

看著鈴木說了一大堆要做的檢查名稱,這些名字都把相葉的腦子弄得模糊起來,也沒能思考個什麼,只能看著鈴木把床尾的咨詢版寫一下便快快離開的身影,還有任由進來笑得一面拘謹得護士小姐幫自己戴上一連串的紙製手環。

 

他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手上一堆紙環的時候,心中那不安的感覺就變得更大。

 


评论

© 只要是肉也不挑食 | Powered by LOFTER